張贛鵬: 見證南昌工商業改造 情系南昌工商聯事業

來源:本站原創發布時間:2016-10-28[關閉][打印]

  張贛鵬   男,1931年出生于江西省南昌市,現居住在南昌市紅谷灘新區。高中文化。解放前后在父親創辦的磚瓦器材店學徒,后做店員。先后在南昌市貿易公司做業務員,南昌市蔬菜公司做采購員,加入工商聯。曾擔任南昌市工商聯建筑器材業同業公會副主委,南昌市工商聯執委、常委,江西省工商聯執委。1991年退休。

  子承父業,顯示經營才干

  張贛鵬的父親張季生于1946年在南昌市沿江路(現撫河路)的塘子河開辦了一個磚瓦器材店。沿江路的塘子河處在贛江之南,屬撫河入贛江通衢之地,中正大橋(現八一大橋)就在塘子河區域由南向北橫跨濤濤贛江,水陸交通和運輸都非常便利,這一帶因此成為解放前南昌城一個重要的商貿之地,張贛鵬父親的磚瓦器材店也憑借地理優勢得到發展。

  全國解放后,各級政府逐漸對其工商業經營進行管理改造。1952年,包括張贛鵬父親在內的一些小店主進行了聯合經營。“當時國家對工商業開始實行利用、限制、改造政策,稅收是一個重要的調節手段,通過查賬來稽征,因此,就需要會計出納。其時我在南昌一中畢業,進入父親的店學做經營,因為有點文化,自然被選進聯營組織當出納。”張贛鵬說,他一邊在自家的店協助父親做買賣,一邊在聯營組織邊干邊學做財務,對他來說,什么都是新的。由于父親的言傳身教和張贛鵬的刻苦勤奮以及在社會上的不斷歷練,他從一個走出校門的懵懂少年逐漸轉變成一個會經營懂管理的“少東家”。1953年,父親就把店完全交給了他去打理。

  見證歷史,經歷時代變遷

  1949年5月,南昌解放,隨后新中國成立。建國初期,國家為對舊社會遺留下來的小商小販、工業和小手工業者進行管理引導,在全國各省市縣紛紛成立工商聯組織。張贛鵬說:“工商聯的前身是叫商會,南昌市商會地址最初是在南昌市萬壽宮夫人殿,現在拆掉了。1949年后遷到三運橋。1950年后成立南昌市同業公會,包括百貨食雜、醫藥衛生、建筑器材等,同年成立南昌市工商業聯合會,簡稱為工商聯,后來才在南昌市工商聯的基礎上成立省工商聯的。”

  1953年,南昌市工商業開始公私合營。“最初公私合營時是可以講條件的。公私合營時要對合營企業實行清產核資,作為公私合營時的股金,資方按定息獲利,國家規定的定息七年不變,七年后視情況調整。”張贛鵬說,“到1956年宣布全市公私合營時就沒有條件講了,全部的工商業必須進行社會主義改造。文革開始后,原工商業者自愿不要國家定息,作為資本主義的尾巴割掉。”

  張贛鵬回憶:“亨得利公私合營比較早,有公方代表。南昌市有名的商號三泰,是由公私合營前各自的商號組成的,分別為經營布匹的李祥泰、經營紙張的源泰昌和經營皮革的鴻泰三個商號的合稱。當時南昌市最繁華的地方是如今的中山路和勝利路一帶,有很多老字號,特別是集中在洗馬池這一圈。而三泰就處在這個繁華商業圈內。解放后的李祥泰的資方代理人是李善元,他不久后當了市工商聯的主委,后來是南昌市副市長。源泰昌是一個姓蘇的人開的。鴻泰的資方代理人叫張藻生,他代表工商界當過南昌市工商聯第二任的主委。另外有名的商號是勝利路上的沈三陽雜貨店,經理是沈翰卿,解放后他也先后當過市、省工商聯的主委。勝利路還有一個萬象店,主要經營綢布百貨,經理是吳飏言,他擔任過市工商聯的秘書長。”張贛鵬對經歷的許多人和事歷歷在目。他說,文革期間原工商業者很多下放農村接受改造,分散在各地。文革后市工商聯為了安置這些人下放回城工作,就在市工商聯現在的辦公地址上辦了一個叫愛建名稱的公司,春光綢布店和四達運輸公司都是愛建公司的下屬單位。

  順應時代,積極投身社會主義改造

  1952年底,中國共產黨提出了過渡時期的總路線,指出要在一個相當長的時期內逐步實現國家的社會主義工業化,并逐步實現對農業、手工業、資本主義工商業的社會主義改造,提出要用國家資本主義的形式對資產階級實行贖買。張贛鵬說:“1953年開始,黨對資本主義工商業的政策是利用、限制、改造,也就是利用其積極的一面,限制私有剝削的一面,改造成社會主義性質的自食其力的經營組織和經營者。黨對工商業者的要求是聽、跟、走,也就是聽毛主席話,跟共產黨走,走社會主義道路。”

  張贛鵬回憶說,當時是大浪淘沙,沒有跟上的就淘汰。公私合營時各方的心情都很復雜,店家有經營好的有經營不好的,經營不好的相比較經營好的店家來說,對公私合營當然就更積極一些。但大勢所趨,大家都愿意公私合營,都感謝政府走這條路。

   “公私合營時我是繼承父親的基業做資方代表,當時積極響應政府號召。我作為工商業者的青年代表,與其他青年代表一道自發組織了報喜隊,把公私合營的成果向市委、市政府報喜,向市青聯報喜。那時我還是20幾歲,高興的很,雙手贊成公私合營,變成一個自食其力的勞動者感到很高興啊,自己總不愿背一個資產階級的帽子吧。”張贛鵬說,“最難忘的是1956年1月,這一年是南昌市全市工商業公私合營。當時的市長張云樵在市工商聯一宣布全市公私合營,與會者全部拋帽高呼慶祝,象征著脫掉了資本家、資本主義這頂帽子。全市實行的公私合營,不管你有資金沒有資金,都列入了以大帶小,大的小的都到一起,自食其力,行業上派了公方代表。”

  積極工作,和工商聯組織結下不解之緣

  “南昌市工商聯成立初期,當時因為我年輕,又是南昌一中畢業,有點文化,在父親的店里又是少老板,經營等各方面還懂得一些,綜合起來比那些沒有文化的小商小販有明顯的優勢,因此讓我加入工商聯。1953年市工商聯召開會員代表大會時我正式進入了工商聯工作,擔任了南昌市工商聯建筑器材業副主委。”張贛鵬回憶往事,至今還頗感自豪。          

  1956年全面進行公私合營后,張贛鵬歸口到南昌市貿易公司,管理磚瓦業務。“當時公司董事長、經理是趙國民,他是南下干部,貿易公司一個行業有一個代表當董事,我也是公司的董事。1959年開始,我就脫離了自己的建筑行業這一基業,調到了市蔬菜公司,任采購員。文革后,我調到食品公司工作。”盡管張贛鵬的工作歷經變化,但他始終服從組織分配,在新的單位和新的崗位積極工作,默默奉獻。

  1960年張贛鵬參加了南昌市工會組織,屬于工會會員,不再擔任南昌市工商聯建筑器材業的副主委,與工商聯組織的聯系逐漸減少,直到文革開始,工商聯組織陷入癱瘓,更是徹底無緣參加相關的活動。張贛鵬認為加入工商聯,親自參與工商聯的許多活動,是自己最豐富多彩的一段人生經歷,非常珍惜。

  文革期間,張贛鵬盡量避開派性斗爭,盡管也受過批斗,但總體比較幸運,沒有受到太多沖擊,也沒有被下放改造,一直在南昌市食品公司工作,家庭也沒受多大影響。

  文革結束后,工商聯組織馬上恢復了重建。1977年省工商聯、省民建在江西飯店召開代表大會,食品公司派張贛鵬去大會做后勤保障工作。由于機緣巧合,就在這次大會會場,他碰到了一個老同學。“省工商聯有個副主委叫曾廣訊,是我一中同學,比我大幾歲。他看到我后動員我回到工商聯工作。”張贛鵬說。

  于是,當年張贛鵬就進入到了剛剛恢復的南昌市工商聯,后通過工商聯代表大會選舉他擔任了市工商聯執委、常委。1986年他加入民建。“我退休前的南昌市工商聯那屆主委就是現在的省工商聯主席雷元江,在雷元江任滿了一屆主委后的1991年我正式退休。”張贛鵬敘述道,“我從公私合營開始加入工商聯,中途由于種種原因又離開工商聯,再回到工商聯直到退休,可以說我與工商聯組織有著不解之緣。”

  老有所為,子孫滿堂享天倫之樂

  張贛鵬退休時,正值國家改革開放進一步走向深化,經濟繁榮,民營經濟不斷壯大。他為國家的強大,民族經濟的振興感到由衷高興,希望繼續發揮自己的余熱多為社會做點工作。他積極參加工商聯組織的各項活動,經常帶頭組織原工商業者和家屬學習,宣傳黨的好政策,贊美國家好形勢。

  “我對工商聯有很深的感情,組織和參加這樣的學習活動每個月一次,長年堅持,既增加了我們這批退休的老工商業者的友誼,又通過大家說心得談體會,把我們對黨的感恩傳播給家屬,傳承給后代。”張贛鵬說,近幾年由于同時代的老工商業者紛紛離世,學習活動才被迫停止。

  張贛鵬今年85歲高齡,思路清晰,雙目有神。他的老伴黃桂英今年也84歲,精神矍鑠,熱情開朗。年輕時因為鄰居關系他們結為連理,郎才女貌,風雨同舟大半個世紀。平時兩老獨居一室,相依相伴。

  黃桂英老人談起張贛鵬,仍然對老伴年輕時對工作的熱情佩服有加:“他對自己的工作充滿激情,總是有許多做不完的事,開不完的會。年紀大了也閑不住,退休后還擔任了西湖區民建會員退休支部主任,工商聯的活動只要沒有特殊原因他每場都要參加。我的老伴平時在家不太講話,讀報是他最大的愛好,堅持到現在。他在家說一不二,兒女都很敬畏他。我們的子女多,兒孫都有出息,有在南昌上班的,有在外地工作的,還有在國外工作讀書的,如果過年過節,一屋子都裝不下。兒女平時都有自己的事,有自己的天地,我們身體目前還好,樂得清靜,讀讀報,養養花。平時,每天兒孫們都會視頻同我們聊天,關心我們兩個老人的身體狀況,我們一家人很幸福,我們很滿足!” 

唻吖江西麻将
广东11选5计划大全 时时彩挂机方案 合乐888平台怎么样 高低不平找规律 11选5胆拖投注计划表 北京pk10三码在线计划 时时彩每天赚本金的百分之20 百度软件 幸运赛车开奖结果查询 北京pk拾稳赚技巧 重庆时时彩最快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是国家开吗 单机斗地主大全 所谓棋牌下载 mg花花公子爆奖截图 什么斗地主有好友房